首页 > 国际 > 正文

【揭秘】澳前总理透露马航MH370失踪内幕?19年前法航客机同样离奇失踪(上)

频道:国际     来源:网络     发布:2020-02-21 03:22:37     手机版

密码下载,金屋藏娇阁直播,帖雅娜

2月20日,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在一部记录片中透露了MH370失踪的内幕,他认为:“是MH370航班的机长蓄意而为,造成这起自杀式坠机案,而且马来西亚官员已经认定这种说法”。不过,他的这一说法遭到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的反驳。

2014年3月8日,载着239人的 MH370航班从马来西亚吉隆坡飞往中国北京,不料途中突然失联,时隔6年至今杳无音讯。

执飞此次航班的飞机是空客A330机型,被认为是当时最安全的飞机之一,但除了MH370航班外,现代航空史上还没有哪架客机像法航447航班一样消失得如此彻底----没有求救信号,没有目击者,甚至没有在雷达上留下任何痕迹。这一切,为失事的法航447航班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直到两年后,飞机残骸的主体才被找到。

那么,法航447航班失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呢?今天为您讲述:神秘消失的法航447航班(上)。

展开剩余89%

2011年4月3日清晨,“阿卢西亚号”勘探船在南大西洋的暴风中剧烈的颠簸。船尾甲板上,船员纷纷披着雨衣,目光穿过波涛汹涌的海面,盯着远处地平线上浮出水面的一个模糊的黄色物体的影子。这个模糊的黄色物体是一艘无人侦察潜艇,这艘潜艇上,有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的15000张照片。但潜艇刚刚浮上水面,暴风就凶猛来袭,30节的风速和足有四英尺高的巨浪就扑到了船上。这时候去收回潜艇过于危险,船员们只好无奈的等待暴风能停歇一会。

整整八天,“阿卢西亚号”勘探船都在法航447航班的最后已知位置附近进行搜寻工作。法航447航班2009年6月在从南美飞往非洲的中途消失,在之后的近两年时间里,先后有其他的三只搜寻队伍想寻找航班的残骸。这是“阿卢西亚号”勘探船的第一次搜寻工作。勘探船上载有三艘里莫斯6000型潜艇,这种潜艇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水下探测设备,它在海底进行了20小时的地毯式搜索后,重新浮上海面,给勘探船上12小时轮班、详细分析数据的搜寻队伍传回声纳图像。目前为止,虽然失事飞机的确切位置仍未确定,但在前一天,一位科学家指着显示屏上一些不寻常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从那时起,船上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每个船员都知道这次搜寻工作的重大意义,这绝不是像对马尾藻海域的扫描或是对海水样本盐度的研究一样简单。不幸罹难的228名乘客的家属焦急的等待着搜寻结果。对失事飞机的搜寻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耗资超过2500万美元。今年,“阿卢西亚号”获得了1200万美元的资金以进行搜寻工作,但法国的调查机构已经默认这将是最后一次对失事飞机残骸进行搜寻,因为如果连“阿卢西亚号”都找不到失事飞机的话,恐怕,结果真的要石沉大海了。

作为搜寻队伍的队长,迈克尔•普塞尔既是队员,又是整个队伍的主心骨,他声音粗犷,笑声爽朗,喜欢开玩笑,但他对里莫斯型潜艇的熟悉程度不亚于任何人。看着显示屏上模糊的标记,他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一些并非是自然创造的东西。因为,用地质学的角度来看,这个东西过于长而直了,和海底的任何东西都不太一样。但这如果不是法航447航班的残骸,那这结果也太令人失望了。所以,他准备再次借助摄影潜艇,到海底进行18个小时的搜寻任务。普塞尔悄悄的告诉另外一位科学家,“我有95%的把握,但如果事与愿违,后边两个半月可就难熬了。”

晚上9点45分,潜艇下潜,第二天凌晨2点,普塞尔仍然精神百倍的呆在他的船舱里,他打开了自己的日记本写道,“虽然疲倦但睡意全无,我们今天可能找到了飞机残骸,每个人都显得紧张不安。”

四个小时以后,普塞尔在清晨醒了过来,随后,他和船员们一起登上了甲板,看着远方的里莫斯潜艇在海面上漂浮。7个多小时后,暴风终于温柔了一会。下午一点多,他们合力把潜艇拉上了船,然后用粗粗的光缆连上了潜艇和任务控制室,把所有的数据都传到了电脑上。他们拉下了屋里的窗帘,避免让不属于搜寻队伍的人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他们还拔掉了卫星设备的天线,这样就没人能把消息泄露出去。然后,他们挤在电脑显示屏前,亲眼看到了法航447航班飞机的图像一幅幅地出现:引擎,起落架,部分机身的残骸......它们都静静的躺在海底。之后,他们重新装上卫星天线,给法国负责调查此次事故的部门传去了第一批图片,但他们的发现的更深层意义才刚刚揭开。

>

法航447航班的失事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因为,现代历史上还没有哪架客机像法航447航班一样消失如此彻底----没有求救信号,没有目击者,甚至没有在雷达上留下任何痕迹。该航班使用的是空客A330-203机型,它被认为是最安全的飞机之一。空客A330装备了全自动的飞行线控系统,这是为了通过电脑控制飞机的多项飞行操作,减少人为的失误。2009年6月1日,法航447航班在凌晨消失于大西洋上空,这是对制造了这种自动控制飞行飞机的过分骄傲的回应,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伊卡鲁斯从空中跌落。法航447航班也被比作“泰坦尼克”号,那艘号称永不沉没却安睡在海底的巨型邮轮。

但法航447航班失事的缘由仍要有人给出一个答案,不仅是为了那些遇难者的家属们。每架飞机,就像汽车那样,由成千上万个零件组成,而这成千上万个零件又由几十家零部件厂商所生产,这些零部件中的大部分会在多种飞机上使用。在我们知道法航447航班上到底是哪个零部件出现故障之前,根本不可能知道其他的哪些飞机也有着潜在的危险。

法航447航班失事后的两年间,关于这次空难的原因众说纷纭。早期的报告提出了恐怖袭击一说----因为乘客中有两人被认为是伊斯兰激进分子----但这种可能性很快被排除了。空难发生后数周,分裂的数千块机身碎片被打捞并存放在了法国图卢兹的政府仓库,一些航空专家推测飞机可能在空中就发生了解体;其他一些专家在研究了这些碎片后却坚持认为飞机是整体坠毁再解体的。此外,飞机的航线也存在谜团。就在航班坠毁前不久,它飞进了一片巨大的云层中,而其他三架飞机为了避开可能出现的极端天气改变了航线。那么,航班飞入这片危险的云层中的原因有可能可以帮助解释它为什么再也没有飞出来。

>在里约热内卢起飞之前的几个小时之内,飞机没有任何机械故障的迹象。驾驶航班从巴黎飞来的飞行员只是在几小时之前报告了驾驶舱左侧无线电控制面板的小故障,但机械师很快就更换了控制面板。而且,在驾驶舱右侧还有一个备用的无线电控制面板。飞机似乎做好了一切飞行的准备,不会出任何问题。

晚上6点多,乘客开始陆续登机,舱门关闭,飞机从登机口来到跑道上。飞机在跑道上加速,在到达水面前陡然上升,飞机上升到了35000英尺,也就是大约1万零600米的高度,里约热内卢城内泻湖周围的灯光渐渐变成了模糊的黄色,飞机沿着南美大陆的边缘向北飞行,然后转向东边,飞往非洲。

所有飞机在穿过海洋时都要经过一些特定的检查点,而对于法航447航班来说,塔希尔检查点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它的位置几乎恰好处于南美洲和非洲的中间,起着空中交通管制的中转站的作用。在其一侧,飞行员向巴西方面报告航班情况;在另外一侧,飞行员则改向塞内加尔方面报告。

理论上来讲,处于塔希尔检查点的两方空中交通管制部门都有责任监督在此区域飞行飞机的情况。但实际上,因为这个区域与美洲大陆和非洲大陆都相隔太远,所以它在雷达上是一个盲区。这个地区还经常接收不到高频率的无线电波,这个地区还处在气象赤道的顶部,恰好是南北半球的信风交汇之处。有时这个地区风平浪静--水手们管这叫做无风带。但其他时候,从对流层深处汇集的狂风形成了黑风暴雨,携着明亮的紫色光芒裹在船只的桅杆和飞机的机翼上--水手们把它叫做“圣艾摩尔之火”。

法航447航班飞向塔希尔检查点时,天空似乎非常晴朗。在驾驶舱内,飞行员在和巴西方面的空中交通管制部门交谈,报告航班高度和无线电频率。午夜时分,明亮的月光从机身左舷窗户照了进来,满月慢慢落到了地平线下,天空上只有航班在飞行。

凌晨1点35分,飞行员向巴西方面报告了飞行高度和航向。三秒钟后,控制人员作出了回应,他们询问航班是否到达了塔希尔检查点,七秒钟后重复了一遍,过了六秒钟又重复了一遍。但,法航447航班,如同幽灵一般,消失了。

>对于飞行员来说,在遥远的塔希尔检查点附近保持无线电静默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但对于像普塞尔这样的海洋学家来说,这种地方简直是求之不得。这个地区的海底并未全被沙子覆盖,而是分布着山丘,平原,峡谷等多种地形,每种地形都是深不可测的复杂,其中,水下山脉和中央海脊是地球上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

这些山脉在地球形成的时候就存在了。两亿五千万年前,当泛古陆地分裂成七块大陆的时候,陆地板块的延伸撕裂了地球地壳的裂隙,形成了分开的峡谷,这些峡谷被海水所填满。但是在水下,火山依旧喷发,滚滚岩浆形成了玄武岩的山脉。时至今日,那些山脉在大西洋海底曲折蜿蜒,又穿过了南太平洋,延伸到了更低的印度洋,这些山脉将地球包裹了起来,就像缝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足球。它们组成了这个星球上最长的山脉,足足有50000英里,几乎没有人探索过它们,它们的高度堪比安第斯山脉,耸立在水下两英里的地方。

直到几十年前,还没有工具和技术能支持探索那些水下山脉。早期的潜艇虽然可以下潜到足够深的地方,但地形限制了潜艇的进一步探索。就算是今天,那些可以探索中央海脊的机器昂贵的费用足以让大多数科考队伍望而却步。但在海洋学家的圈子里,一次科考探险活动动辄花费超过百万美元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对塔希尔检查点附近海底山脉的探索的花费则要多上十倍,还需要只有很少科学家懂得如何操作的先进的探测潜艇的帮助。

在法航447航班坠机后的一周,法国和巴西海军就在塔希尔检查点进行了详细的搜寻,他们发现了散落在海面上超过3000块的机身残骸,其中有机翼的碎片,大部分的机尾残骸,还有一些乘务人员的座椅。除此之外,他们还找到了50具遇难者的遗体,一些遇难者的身上仍穿着衣服戴着珠宝。随后,遇难者的遗体被送往巴西的停尸房,飞机残骸则被送到了法国在图卢兹的政府仓库,而大海粼粼的水面却仍像钻石所做的盾牌一般牢不可破,无法继续向下搜寻。最后,法国调查人员开始寻求海洋学家的帮助,为深海探测进行着艰苦的努力时,一个组织的名字浮现了出来。

>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科德角南部,上世纪70年代,他们发现了太平洋深海热液口的生命现象。80年代,他们在超过12000英尺深的水下发现了泰坦尼克号的残骸。90年代,他们的潜艇研究室在水下科技的研究方面又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他们在1995年建造了第一艘里莫斯潜艇,后来又在潜艇上添加了摄影机、新的感应器以及更先进的智能电脑,最终的里莫斯6000型潜艇可谓是达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

没有其他的海洋研究组织的科学家像潜艇的制造者普塞尔一样,对里莫斯潜艇了解的更多了。还有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特别项目部主任,大卫•加洛,在研究水下山脉方面是专家。当被问道为什么委托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进行搜寻活动时,空客公司副总裁迈克尔•格拉德回答说:“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没有别人能接这个任务了。

为了搜寻这架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的残骸,他们得去这个几乎是地球上最原始的地方进行探险,去寻找现代航空史上最古老的装置,一个在过去半个世纪的航空飞行中几乎没有有任何改变的老古董:黑匣子。

其实,在无线网络科技已经非常发达的今天,对于是否依然使用黑匣子记录飞行数据的争议很大。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担任美国国家运输安全事务委员会执行主任的彼得•戈尔兹在其任内也经历过不少事故,但法航447航班的失事却让他痛彻心扉。他认为:如今,某些航班上的乘客都已经可以上网,但飞机飞行时最重要的信息仍存储在飞机上,而失事飞机的信息在被搜集之前飞机就坠毁了。如果有实时的流媒体数据,那么很多飞行事故的原因第一时间就能被破解了。

戈尔兹曾经和很多飞行员谈到过这个问题,但飞行员们不情愿有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另外,从飞机上传送数据流的技术确实有一些限制。如果想传送每架航班的所有数据,就需要比现有轨道上总数更大的卫星带宽。

>一些航空公司想出了一种解决方案:不传送所有的实时数据,而是在飞机上装上一种系统,这种系统可根据需要传送数据。遇到问题时,飞行员按下按钮就可以开始发送数据,在某些情况下,比如自动驾驶系统出故障时,飞机会自动传输数据。航空公司也会挑选一些航班,让它们在穿过像喜马拉雅山脉或者中央海脊这种复杂地形时传输数据。但至今,这种方法还没有被普及,分析飞行事故的主要依据,依然是黑匣子。

客机上一般有两个黑匣子,一个专门记录飞行中的各种数据,如飞行的时间、速度、高度、发动机的转速、温度等。另一个就像录音机一样,录下飞行员与飞行员之间以及座舱内乘客、劫机者与空中小姐的讲话声,它记录的时间为30分钟,超过30分钟又会重新开始录音。

2011年4月底,在仔细分析了从阿卢西亚号上传送回来的照片以后,法国调查部门重新回到了塔希尔检查点,并将潜艇部署在了失事客机的第一个黑匣子被打捞上来的地点。第一个黑匣子虽然被找到了,但里面的数据却被破坏了,保存数据的圆柱形物体断裂了。5月1日,另一个黑匣子在海底附近被发现;5月3日,装有第二个黑匣子的圆筒被定位并打捞,这个黑匣子内有驾驶舱内声音的录音。几天后,两个黑匣子被送往巴黎的法国调查和分析局的地下室里进行研究,即使在水下沉睡了两年之久,黑匣子也许仍可以被调查人员所破译。

但即使没有黑匣子的信息,一些事实真相已经水落石出。根据塔希尔检查点的气象分析图、空客公司的相关安全记录、法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协议以及空中交通管制的日志记录,将这些零散的资料拼凑起来,法航447航班失事的一些关键问题已经浮出水面。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447航班遇难?是天灾,还是人祸呢?明天继续为您讲述:神秘消失的法航447航班(下)

转载自《李涵说历史》

本文地址:http://www.51tuanyan.com/guoji/gtmosknkj.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7月11日亚洲380
下一篇: Tennet:预计到2030年荷兰有望新增34GW光伏15GW风电项目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