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深度对伊朗武器禁运解除了,美国还会出哪些招?

频道:国际     来源:网络     发布:2020-10-20 02:22:29     手机版


>

孤立

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以来,伊朗一直受到某种形式的武器制裁或禁运。

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12月安理会通过的第1737号决议,要求各国对伊朗核计划和导弹计划相关材料、技术实行禁运。3个月后,安理会通过第1747号决议禁止伊朗对外出口武器,并呼吁各国对向伊朗出口重型武器保持克制。2010年6月,安理会又通过新决议彻底关上了各国向伊朗出售坦克、战机、导弹等重型武器的大门。

“自2006年至2010年,安理会先后通过四项制裁伊朗的决议,几乎都得到成员国一致支持,直到2015年7月。”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伊朗与六国达成历史性的伊核协议,安理会在一周后确认第2231号决议——联合国对伊朗的长期武器禁运将在伊核协议生效五年后(即2020年10月18日)解除。

眼看“松绑日”临近,美国蠢蠢欲动,开启了一连串“破坏”行动。

“美国下手很早,从今年年初开始,国务卿蓬佩奥就频繁往外跑。”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说,蓬佩奥访问中东地区和欧洲盟国,特别是英、法、德三国,重要议题之一就是延长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今年年中,美国向安理会提出延长武器禁运提案,并进行各种游说活动。但8月安理会表决时,美国还是遭到惨败。

当时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俄罗斯和中国投出反对票,美国的诸多亲密盟友(如英国、法国和德国)都投出弃权票,只有多米尼加一国跟着美国投支持票。最终,安理会以13比2的结果否决了延长禁运提案,美国颜面扫地。

紧接着9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令,宣布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安理会决议中规定的一种机制),对任何参与向伊朗转让常规武器、提供相关培训和资金支持的个人或实体实施制裁。

然而,安理会绝大多数成员国不以为然。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伊核协议参与方分别致函安理会主席,拒绝美方立场。英法德还发表联合声明提醒道,“快速恢复制裁”是安理会赋予伊核协议参与方的一项权利,自特朗普政府退出那一刻起,美国便无权提出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告诉安理会,他不会对美国的声明采取行动。

“美国的提案遭那么多国家反对,几个常任理事国都不赞成,这是安理会从没发生过的事。”华黎明说,这表明在伊核协议问题上,国际社会大多同情伊朗,不支持美国的立场。

恰如《纽约时报》所言,尽管美国政府想孤立伊朗,但美国企图恢复联合国制裁而导致的外交对峙,反倒是美国被世界秩序孤立的最生动写照。

胜利

伊朗外交部18日发表声明,宣布联合国武器禁运即日起无条件自动终止。“这是国际社会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天、全世界都和伊朗站在一起,无视美国政权的企图。”伊朗外交部的表态引人注目。

放在美伊博弈的棋盘里,解除对伊武器禁运对两国意味着什么?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伊朗取得的政治胜利,将带来实际利益;也是多边主义对单边主义的一场胜利。

首先,伊朗摆脱了多年来在安理会受打压的局面,可以根据自身防卫需求,合理合法地进出口常规武器(如导弹、导弹防御系统、坦克、战斗机等),有利于其提升国防能力,改善国内困境。

“上述武器装备都是伊朗急需的。”李绍先说,过去10多年的武器制裁,对伊朗国防能力、甚至民航飞行能力都造成很大影响。因为零部件紧缺,伊朗是民航班机事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如今,它终于可以放开手脚。

外界猜测,长期禁令解除后,军购大单呼之欲出。不过,伊朗外交部保持低调,称伊朗不谋求获取非常规武器,也没有突击采购常规武器的计划。《经济学人》等外媒也认为,伊朗大举采购可能性不大,近年来其在常规武器本土生产方面进步明显,其军事战略也不以外购武器为基础。

“伊朗并不迫切需要利用这个机会疯狂采购,或者大举出口。”华黎明说,自特朗普政府推行“极限施压”政策以来,伊朗石油出口被全面切断,经济上承受较大压力,军购能力受到制约。另外,中东地区其他阿拉伯国家(如沙特、以色列、阿联酋等)都对伊朗解除禁运持反对态度,美国也威胁对可能的交易进行报复。

与大举采购比,伊朗似乎更有可能购买少量先进武器系统。美国国防情报机构去年预测,如果禁运结束,伊朗可能会购买俄罗斯的苏—30战斗机、雅克—130教练机和T—90坦克,也可能试图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系统、巴斯蒂安海岸防御系统。李绍先指出,伊朗过去曾引进过俄罗斯S—300导弹系统,未来有可能继续合作。此外,伊朗也可能向委内瑞拉等国出口常规武器。外媒曾报道,委内瑞拉对伊朗导弹表现出很大兴趣。

其次,解除禁运是伊核协议的一项“副产品”,安理会此番没有受到美国干扰,也体现出国际社会对多边主义的坚持和对美国单边主义政策的反对。

李绍先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其他几个伊核协议签署国保住协议的立场仍然坚定。但也要看到,美国不会放弃继续“封锁”的努力。按照特朗普和蓬佩奥的说法,美国要动用国内法的力量,通过“长臂管辖”来约束惩罚其他国家对伊武器进出口。这种做法确实会对潜在进出口国产生影响。

另外,英法德7月曾在一份联合声明中重申,欧盟方面对伊朗常规武器和导弹技术的出口禁运将持续到2023年。

黯淡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解除武器禁运的日子,也是伊核协议正式生效五周年纪念日。这份曾经轰动世界、如今摇摇欲坠的协议前景如何?美伊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伊核协议受到两方面挑战,一是美国单方面退出,二是伊朗国内的分歧。”李绍先说,同时也面临两个节点。

就美国而言,华黎明和李绍先都认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是一个重要节点。如果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出,美国未来有可能回归在奥巴马时期签署的伊核协议。

就伊朗而言,其国内强硬派始终反对这份协议,美国的单边行动更让伊朗政府处境艰难。眼下,伊朗强硬派风头强劲,明年的大选将是一个节点。不排除伊朗明年选出一位比鲁哈尼更强硬的总统,也不排除伊朗国内右翼势力在大选前推动退出伊核协议。

“伊朗遵守伊核协议,是要有回报的。这也是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和伊核协议的一个特点。”李绍先说,现在受美国“长臂管辖”等各种威胁的影响,伊朗远远得不到他遵守伊核协议应该得到的回报,这也是伊朗不断突破协议的一大背景。从国际原子能机构最近的报告看,伊朗浓缩铀的量和质已超出伊核协议规定的范围,也就是说伊朗为了消解国内政治压力,正不断减少履行伊核协议的义务,因此,伊核协议前景相对黯淡。

归根结底,美伊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华黎明指出,美国想在中东地区掌握主导权,伊朗则要把美国势力赶出中东,美伊关系很难彻底改善。

标签:伊朗 美国 禁运 安理会 协议

本文地址:http://www.51tuanyan.com/guoji/gwqqpskpm.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安徽首家!皖仪科技今登陆科创板
下一篇: 伊朗防长说已做好武器进出口贸易准备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