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中国AI青年科学家:当天才遇上烟火气

频道:科技     来源:网络     发布:2020-07-04 17:31:19     手机版

账号设置我的收藏退出登录登录搜索未来汽车日报零售老板内参未来地产KrASIATech星球超人测评媒体品牌企服严选EClub企业项目库36Kr研究院36Kr创新咨询氪榜企业服务城市之窗政企对接政府服务VClubVClub投资机构库投资人服务寻求报道寻求融资36氪Pro创业者服务开氪知识服务首页快讯资讯推荐中概股科技金融城市最新创投汽车企服生活直播视频专题活动搜索寻求报道我要投稿寻求融资中国AI青年科学家:当天才遇上烟火气时氪分享 · 28分钟前“Go and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南方人物周刊”,36氪经授权发布。

来源 | 南方人物周刊(ID:Peopleweekly)

文 | 吴绵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5月,上海商场四处是“五五购物节”的促销海报。全民消费浪潮下,朱明杰不忘和海外的朋友分享薅羊毛心得。十分钟后,他把朋友拉进了“MJ和他的朋友们一起拼多多”微信群。

作为深度网购用户,朱明杰和今天的中国消费者们在手机上看到什么、买到什么,会如何在技术的指引下走向未来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他自己,以及和他一样的科学家们对算法的突破所决定的。

6月16日,朱明杰和他的前同事卢策吾等15位中国AI科学家、创业者,在《Nature》机器智能子刊联名发表了一篇论文,讨论人工智能在中国的应用和前景。这篇文章在国际科技界引发了诸多讨论,被称为“中国青年科学家的集体亮相”。

三年前,《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首次针对中国评选了35岁以下的未来科技创新领军人物,这大概是西方世界最早开始好奇中国的这群“天才科学家”。

在西方媒体看来,中国正在成长中的这群青年人与上一辈有诸多不同。而这些不同,也即将改变中国——这个仅用三十年便穿越农业和工业社会,马不停蹄奔向信息技术革命前沿的国度。

这些35岁左右的AI科学家,曾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是班里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总考满分的“天才少年”。

朱明杰便是其中一位。2020年,由他创立的氪信科技,被国际咨询机构IDC评选为AI驱动金融行业智能决策的代表之一。

不同于书里写的“牛顿被苹果砸了头想出万有引力”、“爱迪生把手表当鸡蛋煮了”,今天的这群中国青年科学家们,他们沉浸于生活,又时刻试图超越生活。

我是谁,我在哪

1997年,比尔·盖茨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台下中国学子的热情使他感动,随即决定在中国设立MSRA(微软亚洲研究院)。1998年,李开复回国,接下了MSRA首任院长的职务。

伴随着互联网浪潮,人工智能的种子开始发芽。李开复在全球遍寻AI人才,甚至找回了美国工作13年的张亚勤。一些AI大神听说后,接二连三飞回了国。

这些“大神”多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打下了中国人工智能科学的地基。与此同时,有一批人刚刚步入中小学,还不知道人工智能是什么,却已经开始思考“我是谁”。

“不是状元,数学发挥失常,所以江苏理科高考前十。”朱明杰回答,“没有什么开窍过程,初中12次大考只有一次不是年级第一。”

和他同龄的卢策吾,高中开始展露出“学霸”的气质。他不是班上考试最好的,但常常在考场上推出新的公式定理,“有的后面会学,老师以为我预习了,其实是我自己临时推出来的”。

此时,比他们小十岁的姚颂刚上小学。一年级时,父母给他买了全12册《十万个为什么》。没过多久,天文、地球和数学册就被翻烂了,人文和环境册还是新的。

2010年,姚颂去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第一次期末排名刚挤进前20%。大一下学期,他偶然参加了新生歌手大赛,取得不错的成绩,“我突然意识到,大学和中学完全不一样,不是只有学习,还要兼顾生活,为未来做准备”。

姚颂

自那之后,他弹吉他、打篮球,每件事只争取90分,“85分要付出1分精力,90要付出2分,95就要付出5分了”。很多事未必要追求完美。毕业前夕,他因为另一件90分的事,组了个班子做起了智能芯片。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如果说,姚颂只是觉得自己“未必要去做科学家”,那么朱明杰则是通过念大学,明确了“还是应该让更适合的人去做科学家”。

“在座的没有天才,因为天才已经坐在少年班了”——初中物理老师说过的这句话,朱明杰一直记着。后来他“发挥失常”,考上了科大少年班。

刚进校门,他就迎来现实一击。第一堂课摸底考试,宿舍三人不及格,一个人62分。即便这样,班上依然有四个满分。“我一下子就清醒了,人跟人真的有差距。”

“数学物理高尚,工科被鄙视,最好得诺贝尔,学生代表都是科学家。”

朱明杰清楚少年班的培养思路,但也只得放弃物理学家的梦,“隔壁宿舍的傅太阳,请教过我傅里叶变换,这是我学术生涯的高光时刻”。此人真名傅亮,22岁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的文章,被物理学最权威的杂志PRL评选为物理学近125年最有影响力的49篇论文之一,现在是MIT最年轻的华裔终身教授。

兜兜转转,只有卢策吾,真正踏上了AI研究的道路。

Code 不如 Work

1917年11月7日,马克斯·韦伯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向青年学子们做了《科学作为天职》的著名演讲。时至今日,有志于学术研究的年轻人,入行前仍会精读此文,记住那句叮嘱:学术生活就是一场疯狂的赌博。

多年来,大家讨论的始终是如何平衡科研与教学,忘了其中还有一句:灵感在科学领域的作用,不亚于它在艺术领域的作用。以为一个数学家坐在书桌前,只要给他尺子或计算器,他就能够得出具有科学价值的成果,这是一种孩子气的想法。

卢策吾

当被问及对卢策吾的第一印象,朱明杰脱口而出四个字——呆若木鸡。

卢策吾重点研究图像识别。他常常24小时埋头钻研,偶尔也会抬头望向窗外。研究越是深入,“抬头”的次数越多。灵感不在别处,就藏在现实世界。

“计算机对视觉的理解有限,那么机器有没有可能交互呢?”他进一步解释,人类看护老人小孩,调用了五种感官。要是机器也可以触摸,理解就会更准确。深度学习识别不了动作,他必须从“人”而非“机器”的角度思考问题。

对于走出象牙塔的人来说,“拥抱现实”几乎是唯一的答案。

朱明杰毕业后在MSRA工作四年,刚好见证信息时代两大巨头的AI对决,“大象打不过老鼠,微软晚了十年,还要考虑兼容性,不可能打得过谷歌”。他意识到数据量的重要性,“中国那么多人,就是最好的实验室”。

2015年,他选中AI+金融的赛道创业。因为这里人力集中,具备商业化可能,“真AI只能用钱表达”。

朱明杰

科学家和创业者的思维,到底有何不同?他举例:系统如何鉴别洗钱?科学家会建立网络,用精妙的算法发现不正常的代码,再逐个优化;创业者对结果负责,直接抓几个典型案例,研究人的行为是什么样的,再设置一套屏蔽规则。

“过滤掉80%的可疑用户,目的已经达到了。”朱明杰说,“杀鸡焉用牛刀。”

这和姚颂贯彻的“90分万岁”哲学相通。他从大二开始,和团队做起了人工智能芯片。他喜欢将其说成一套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一款产品,“算法很好和能用是两个概念”。

“智能芯片的关键,是降低功耗和提高性能。很多人重视参数比如频率,但芯片大卖,首先得客户用起来。”姚颂强调,芯片要同时做产品和算法,不能只追求峰值性能100,“万一跑出来只有10呢?还不如峰值50、实际40的芯片”。

“科技让世界变得更好”

2016年3月9日,李世石投子认输。他对记者说,虽然首局败给了阿尔法狗,但“今天下得很高兴”,后面的对局应该是五五开。三天后,李世石以0比3提前落败,他哽咽着向世人道歉:“输给电脑的只是李世石个人,不是整个人类……”

世界围棋冠军柯洁,“狂妄”地发了条微博:AlphaGo能赢李世石,但是赢不了我。一年后,他终于有机会迎战阿尔法狗,结果三场比赛无一获胜。摄像头捕捉了少年抿嘴面向残局的一幕。曾在第四局获胜的李世石,成为唯一赢过机器的人类。

围棋界沉默了,人工智能界沸腾了。2016年,全球AI领域融资额创下五年新高,华人AI研究贡献占据全球份额近一半。也是在这一年前后,本文的主角——这些AI青年学者、创业者,迎来了事业上的转折点。

就在人机大战的一个月前,姚颂团队获得了天使轮融资。创业头三个月,他见了五十拨投资人却一无所获。有次去硅谷开会,顺路拜访了几家VC,居然当场就“被逼”签了投资意向书。姚颂坦言,要是晚一个月,估值会更高。

回过头来,他觉得自己团队当时看起来“确实不行”:唯一的全职,是个刚出校门的小孩。不去讲业界通用的参数,说的那些“系统”“方案”,非技术人士根本听不懂。但他最终还是拿到了融资,后来,团队被美国半导体公司赛灵思收购。

“这是一件正确的事,但不是一个故事,大部分人不理解。”姚颂认识到,要学会寻找“正确的非共识”,尤其是在AI这样快速变化的领域。

现在,姚颂是公司最年轻的高管之一。他不看电视剧、不玩游戏,但会追音乐综艺,“我基本什么乐器都会玩,除了贝斯”。前几年,他时常穿着正装四处演讲,其实他讨厌穿衬衫,平日里最常穿的是企业文化衫,也会买星球大战限量版T恤。团队被收购后,他很少公开露面,“从收购前半年,我就在把骨干推到台前,刻意让他们多说话,我自己少说话”。

2018年,青年AI科学家联盟·梧桐汇正式成立,卢策吾(后排左一)和朱明杰(后排左二)是发起人。

姚颂四处路演的这一年,卢策吾奔赴斯坦福开展博士后研究。在那里,他见到导师李飞飞,后者曾为互联网十亿图片打标签,影响了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发展。卢策吾也更加深入思考用科学眼光审视人工智能。

“现在的AI是前科学时代,需要一个从炼丹术到化学转变的过程。”卢策吾说,现在AI就像16世纪的化学,大家只知道丹药可以卖钱,却不知道元素周期表。大家只认work,不知道原理,“追求准确率更高,其实是在做延长线”。

类比物理的质量,化学的元素,生物的DNA,人工智能也应该有一个“根”。为了寻找这个“根”,卢策吾必须从代码中走出来,进行全局的思考。最近他读起了数理化的大学教材,“怎么定义一个抽象的事物,这很有趣”。

朱明杰也读起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书。小时候,他还会看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说自己长大了要当科学家。上了少年班,他读社会科学弥补缺失的“人文气质”,创业之后,他小心翼翼把科学家“骨子里的傲气”藏起来。

平日里,他会仔细研究车上贴的贷款小广告,“为什么都贴成这个样子”。夜深人静,他偷偷改了2020年的flag,“拼多多上每周下单不超过一次”被改为“每天下单不超过一次”,“骑行不低于1000公里”被改成“跳绳不少于50万次”。

朱明杰的Flag

朱明杰会和朋友们在群里讨论补贴商品,这成为了他的日常之一。

新闻和资本捧起了AI风口,学术界的人在喧嚣中架起安静的书桌,工业界的人在泡沫中摸石头过河。MSRA走出来的三人,都找到了自己在AI界的坐标。

卢策吾现在是上海交大的博士生导师,原本不太关注互联网新产品的他,现在时常出没在各大社交媒体、论坛上,因为年轻人在上面,他要把最好的生源留在国内。

姚颂把公司卖给赛灵思以后,给父亲买了一辆价格百万的奔驰。有天半夜11点,他父亲突然跑出去要加油,只因“明天一箱油要涨6块钱”。他突然理解了下沉市场,这也是一种“正确非共识”。

朱明杰“重操旧业”,联合同行写起了学术论文。他负责的部分是“AI在中国金融领域的进展”,美团王仲远写“无人商店”,头条李磊研究“自然语言处理”等等。这篇论文已被《Nature》子刊采用,卢策吾也是作者之一。

前段时间,朱明杰还转发了黄峥的股东信,“都是技术男改变世界,所以也吸引了技术男来用”。

“工程师就像一个厨师,我们的taste决定了世界会不会好。”朱明杰最近唯一刷完的剧是《硅谷》,他尤其记得那个结局:创业六年的小伙伴,因为遇到一个无法解决的bug,亲手毁掉8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这个bug不是AI太渣,而是AI太强,以至于有可能毁灭世界。

“他们最后失败了,但回过头看,他们是在某个节点影响了世界的。”朱明杰说,不管工业界还是学术界,做技术的人都有一个使命感,“Go and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时氪分享氪星运营0收  藏+10评  论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微  博沉浸阅读返回顶部参与评论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登录后参与讨论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时氪分享氪星运营

为创业者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发表文章1857篇最近内容中国AI青年科学家:当天才遇上烟火气28分钟前从「逛」到「玩」,淘宝「头号玩家」的想象力23小时前估值1300亿元的京东数科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昨天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下一篇36氪独家|头部游戏UP主“敖厂长”回归,与B站达成长期独家内容合作

“敖厂长”是B站2018年全站粉丝量最高的UP主。

1小时前

关于36氪城市加盟寻求报道我要投稿投资者关系商务合作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合作伙伴36氪APP下载iOS Android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254120 举报邮箱:jubao@36kr.com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2011~2018 北京多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备12031756号 | 京ICP证15014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6099号意见反馈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36氪鲸准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标签:中国 科学家 人工智能 创业者 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51tuanyan.com/keji/guqjkojrk.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安徽首家!皖仪科技今登陆科创板
下一篇: 北京电影学院2020艺考调整为全部线上完成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